手机版 网站地图  欢迎访问《天域反传销》运营网(www.tyfcx.com)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南派传销 >

想用5万元套回500万“富人俱乐部”送富婆坐牢

时间:2020-05-08 22:58:20|来源:|编辑:admin|点击:

  晨报讯 今年3月,南京雨花台警方侦破一起以“资本孵化”的富人游戏为名的传销活动,抓获北京来的传销人员105人,缴获赃款150余万元,涉案金额近亿元。近日,雨花台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两位“大四星级”成员和1位“五星级”成员当庭认罪,并痛哭流涕。

  自称加入组织是为了帮朋友

  作为“五星级”成员,陈丽蓉是传销组织中的头目,主要负责收集新成员上交的钱,并按照一定的公式分配给下线。“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是传销组织,郑丽打电话给我称南京有一个公司财务上有问题,让我帮忙看看,我就来南京了。”陈立蓉说,最开始接触这个“资本孵化”的富人游戏是在2008年,当时一个名叫郑丽的朋友请她帮忙。她随郑丽来到南京后,郑丽并没有带她到公司查什么财务问题,而是让她住进了出租房,并找了几个人为她上课。“给我上课的目的就是让我加入,但他们当时跟我讲是一种互助会,今天我帮助别人,以后别人也可以帮助我。”陈丽蓉说,“我当时的加入是帮同学,后来我也感觉到一些问题,但已经不能自拔。”

  交50800元直接成三星成员

  “我是交纳50800元加入的,直接成为三星成员。”陈丽蓉说,交3800元进门,算作一个份额,然后依次往上累加,1-2个份额是一星,3-9个份额是二星,10-64个份额是三星,65-599个份额是四星,600个份额以上,且下线中有3个达到了四星就是五星级了。五星是最高等级。她交了50800元便可跳过一二级,直接成为三星级成员。陈丽蓉成为三星成员后,又不断地将朋友介绍到组织,并帮他们发展下线。因为进入团队后,必须发展下线才能拿“提成”,但每个人只能发展3个下线,不能多。如果想发展更多的下线,必须把下线安排在已有的3个下线的下面,或由下线自行发展下线,从而形成一个金字塔结构。金字塔结构下所有下线的份额都属于五星级成员,如果想不断获利就要不断发展新的成员。

  “500万元收益”让她不能自拔

  “我发展下线目的是提成赚钱。我是五星,总人数在40多人,我现在大概有1000多份额。我加入游戏总共提成10万左右。”陈丽蓉供述,由于她只发展了两个下线,而升五星需要有3个四星级的下线,所以她以虚拍的方式又安排了一个下线。“我加入时交了50800元,后来虚拍交了120000元左右,另外房租、日常开销共花了200000元左右。我一共提成不到100000元。”陈丽蓉称自己并没有得到组织原本宣传的“五星级最终能够得到500万-800万元”的收益,“我还没有回本,因为我用钱虚拍,所以成本比较高”。

  与女儿约好游南京,却进了看守所

  前天,雨花台法院开庭审理的传销案嫌疑人,除了五星级的陈丽蓉,还有两名大四星的成员,孟欣和于晓敏。3人均不否认曾组织、领导传销的事实,当庭认罪。公诉人建议法庭对3名犯罪嫌疑人判处两到三年有期徒刑。对于这一建议刑期,陈丽蓉痛哭流涕:“我是家里的独生女,且已经离婚,我母亲老了,要我照顾”。陈丽蓉边说边抹眼泪,她说没有想到这件事是犯罪:“当时知道是犯罪的话就不会去做。我妈身体特别不好,我在看守所里真是度日如年,我恳请法庭考虑到我的实际情况给我一次机会。”于晓敏在庭审结束前,也同样放声大哭,她放心不下那才上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如果我被判两年半,那我孩子考初中的时候我都不能在他身边。”

  与陈丽蓉和于晓敏不同的是,庭审刚刚开始,孟欣便泪流满面。“我女儿现在读大学。”孟欣说,“我们本来约好了一起游南京的,就在我女儿来南京的时候,我却被抓进了看守所。我连女儿的面都没有见到……我不知道女儿会怎么想我……”孟欣放声大哭起来。

  据悉,对此案的剩余犯罪嫌疑人将陆续开庭审理。(文中人物系化名)

  作者:余言 周莺/来源:南京晨报

Copyright © 2002-2025 天域反传销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津ICP备20000171号-2    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