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网站地图  欢迎访问《李先生反传销》运营网(www.tyfcx.com)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传销案例 >

反传销网带你了解传销手段!!

时间:2021-03-17 14:36:55|来源:未知|编辑:站长张老师|点击:


  1 “杀熟”:黑色传销常规动作
 
  和传销者玩了无数把追逐游戏的打传者这样概括传销:“骗人三部曲”、“生活三重奏”和“三防止”
 
  “我们这不叫骗,叫马扁,因为这是善意的骗,叫朋友过来是给他一个赚钱的机会。”已经做到慧育英传销组织的C级主管的女大学生刘鸽解释。
 
  工商人员介绍,欺骗好友的“杀熟”手段目前在番禺还是最为盛行的。
 
  刘鸽是吉林人,大连某外语学院毕业,22岁,一头长发,看起来像个白领丽人。短短3个月她把4名大学同学和社会上的朋友发展成了下线。在番禺8月19日的打传行动中她被警方抓获。
 
  刘鸽是今年5月被好朋友金小曼骗到番禺“慧育英公司”的。到了之后她就知道被骗了。“我当时很生气,因为他们骗了我。我当时把来说服我的主管骂得狗血喷头,有两个男生过来安慰我,还给我讲故事,我就咬他们!”
 
  “但我没有想过要走,因为我知道做传销比较赚钱。1998年时,我就听过传销的课,后来被国家禁掉了,现在听他们这个网络销售,理念上有点像,所以后来我就接受了。”刘鸽气定神闲地回忆,“我们传销公司还有不少是大学生,例如有吉林大学、黄河科大、长春金融学院的本科生,也有大连理工学院的研究生,他们都很和气,很积极地工作和学习。我相信他们不是在做坏事,而是在做事业。”
 
  一段踏进泥淖的青春
 
  刘鸽的经历和生活方式也是番禺大多数传销从业者的样本。番禺工商局的统计表明,目前陷入番禺传销的多为19-26岁的内地青年,主要构成为城乡闲散人员、在校或毕业大学生、复退军人,其中以高中、大专学历者居多。
 
  他们一般住在旧城区的出租房里,一般以家为单位十人左右共住,这样可以节省房租。他们的出租房主要分布在番禺的市桥、石基、沙湾、钟村等。
 
  但因为人多,他们的阳台所晒的衣服就有很多。所以一个有经验的番禺人只要在楼群里仰头一望,就能八九不离十地说出这一带的传销窝点。
 
  光明南路是他们的“早课”聚集地,而番禺新广场和星海公园则是传销从业人员日常散心及说服新人从事传销的地方。在记者观察的五天中,每天都会在这样的公园里发现相似的情景,拖着箱子的男孩女孩旁边跟着一男一女,他们正在与新人谈心,介绍公司如何之好,记者曾为此报警。
 
  经营商品大都售卖“概念”
 
  曾经在番禺“传销界”大名远扬的“公司”有“广东荟裕英公司”、“恒源国际有限公司”、“鸿雁公司”等,但这些“公司”在今年遭到了番禺打传者的重击,仅“鸿雁体系”从A级到C级的高层人员就被抓了27人。但它们阴魂未散,在8月19日的打击行动中,依然可以看到“恒源国际”的众多会员。新公司更是层出不穷,例如慧育英、大众邮购公司等等。
 
  他们的经营名堂也和刘鸽的“网络销售”一样时髦,有叫“代理专卖”的、“消费联盟”的、“加盟连锁”的、“动力营销”的、“滚动促销”的,不过实际“经营”模式大同小异,先洗脑然后要求新人交纳高达3800元左右的会费。并且现在主要变成了“传人头”,购买的商品只剩下了概念,这样工商就很难查到传销的证据了。
 
  目前刘鸽的传销体系已经发展到了58人。她认为能发展得如此之好是因为她严格地执行了慧育英公司的“四个禁忌”和“二十个不准”。
 
  她所说的四个禁忌是指“不许谈恋爱、不许抱怨、不许传播消极思想、不许用金钱接待”,二十个不准就规定得更为详细,例如不准看电视、不准上网、不准看报、不准看言情武打小说、不准在“上课”时穿拖鞋穿便衣等等。
 
  刘鸽说,她们一般根据朋友的专业特长和特点,告诉朋友广东公司这里需要翻译、文员、网站管理员等等。然后经过一个星期的“培训”,“大多数人都会从一开始的抗拒转变到接受我们的理念,因为我们的理念确实很先进。”刘鸽说。
 
  根据曾经陷于传销的福建大学生陈天(化名)告诉本报的“行内信息”,传销组织一般认为八类人适合被“吸纳”:在传统行业中做过大生意亏本了的人,在社会上有号召力的人如学生会主席、班长、毕业生等。而家庭经济差、人际关系少的人则是“不适合发展的七类人”之一。
 
  刘鸽认为她们的精神状态很积极,看的都是积极的书,例如《羊皮卷》、《方与圆》、《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等。刘鸽称公司规定每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能超过4.8元。由此,她认为类似于大学生陷入传销窝因而跳楼的事情接连发生,是“因为那些直销公司对员工的管理没做好”,“不过那些跳楼的大学生自己也有问题,为什么好好的路不走,要跳楼逃生呢,这值吗?有必要吗“?
 
  金字塔式管理模式
 
  和他们玩了无数把猫鼠游戏的番禺工商局,对像刘鸽这样的老对手们的日常活动进行了简练概括。首先是“骗人三步曲”:诱骗、索款、发财。每天还进行“生活三重奏”:晨练、上课、同吃住。为了保证这些活动的正常进行,他们一般还要靠“三防止”:靠不准看报纸、电视防止受到外来信息影响,靠扣押传销人员手机防止传销骗局泄密,靠扣身份证来防止传销人员逃跑。
 
  刘鸽对“公司体系”的管理模式津津乐道:“网络销售有优秀的升迁价格体制,只要他努力,每个会员都有可能发展到A级。”刘鸽的上线是朱广美,朱广美的上线是“总代理”黄春燕。刘鸽称,在黄春燕的体系下共有数千人。
 
  事实上,按传销组织的五级三阶制,所谓五级指从E级(会员)到A级这五个等级。到C级(初级),需发展直接和间接业务员10-60人,可提成两三千元左右,发展到中级和高级则要发展数百下线,提成在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之间。多数传销组织宣称,两年内做到高级提成至少在180万元。
 
  工商人员对他们的管理制度也有精确的概括,“高塔型”:身处等级越高,牟利越大。“层级式”:内设普通会员、家长、主任、经理、总代理、超级总代理,下线发展越多,级别就会越高。还实行“多奖”制,不但可从直接发展下线中获取提成,还可从下线发展下线中获取提成。
 
  在刘鸽的传销组织中,一般不允许“家”与“家”之间的成员进行接触,这种接触和沟通一般是由“家长”与“家长”之间的沟通完成的,两个家长在主任的许可下,可以分别到对方的家庭去“窜网”,不涉及交会费和签单,主任一般不会出现。对于高层的人员,如B级和A级,普通传销人员更是难以见到。刘鸽称像她这样的C级,也只见到过A级的黄春燕一次,“激动万分,终生难忘。”刘鸽回忆。
 
  “从他们的这种组织制度就可以看出他们有多么的诡秘,现在他们变得更小心了,敲门都要用暗语,集结时一般派人把风,反侦察手段越来越多。”商检科长梁海战说。
 
  传销组织重点候选人
 
  ●在传统行业中做过大生意,但亏本了的人。
 
  ●和本行业相关的人如保险员、业务员等。
 
  ●传统行业中居副职无前景的人、下岗工人、无工作的人。
 
  ●在社会上有号召力的人,学生会主席、班长、毕业生、退伍军人。
 
  ●官太太、老板太太。
 
  ●不满足于现状、急于跳槽在寻找机会的人。
 
  ●打工者。
 
  ●怀才不遇(很有才能没有机遇)的人。
 
  2 传销触角侵入高校网站
 
  所有传销公司网络招聘广告都存在两个漏洞,联系电话不是固话、公司地址语焉不详除了常规方式外,近来在网上受传销组织欺骗的情况越来越多。番禺的传销组织也没放弃网络这个阵地。
 
  8月13日下午,在广州市花都区一间幽暗的出租屋里,左腿缠着白色绷带的徐娴(化名),回忆往事泪流满面。
 
  她是通过江苏一家高校网站的就业信息找到这家广州企业的。“我怎么会想到,通过学校网站审查的用人单位,竟也会是传销黑窝。”她无法忘记7月6日凌晨那个时刻,她为逃出已经对她进行非法人身控制的传销组织,跳楼跌成重伤。徐娴说的这个传销组织叫“广州胜美达电子公司”。
 
  两个“胜美达”真假难辨
 
  “广州胜美达”到底是个什么公司?在网上一搜索,意外地发现数百条“广州胜美达”的招人信息。他们自称是一家有万名员工的日资企业,待遇优厚,有销售、公关、计算机管理等职位,还公布了胜美达的公司网站。粗略统计发现,目前有浙江大学就业网、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就业网、河南师范大学、河南省中等职业学校联合人才网、长春理工就业网、北京科技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湖北毕业生就业网等高校网站和若干人才网站刊登了该公司的招聘广告。
 
  但这些招聘广告中都有两个漏洞。其一是,所有招聘联系人的电话都不是固定电话!有的是手机号码,有的是貌似固定电话的小灵通电话。识别它们通过广州114台一查就知。另一个明显的特征是,这些网上招聘对公司地址语焉不详。
 
  进一步调查发现,另有一大型日资企业叫胜美达公司。“广州胜美达公司”全面冒用该日资企业名义,并链接该公司网站。番禺也确实存在着一家该日资企业的下属公司——“胜美达旧水坑电子厂”。
 
  胜美达旧水坑电子厂人力资源部邵小姐介绍,大约从2003年2月份后,他们就发现番禺一个传销组织正在借他们的名义招摇撞骗。而当真胜美达公司给这些高校的就业指导中心打电话想招聘时,不少指导中心的老师反而认为真的胜美达是冒牌的。
 
  校园网上假广告令人担忧
 
  在调查“广州胜美达”网上欺骗求职大学生的同时,另一起假冒知名企业东莞宏远集团的网上诈骗案也进入记者调查视野。
 
  南京信息工程学院的鲁军(化名)告诉记者,今年6月中旬,他在校园网上看到了“广东宏远公司招人信息”就投了份简历,随后他按要求直接到公司面试。“因为是学校网站,所以我没想到是个骗人公司,当时只想好好把握机会。”鲁军回忆。
 
  7月初,他在传销组织所在地江门鹤山一出租屋呆了五天后,借机全身而退。他反映这个自称“广东宏远公司”中有大量受骗并被洗脑的大学生。
 
  目前,东莞宏远集团公司已申明“宏远集团不会以电话直接与求职者联系的方式进行招聘,敬请求职者辨明真假,以免上当受骗”。
 
  令人担忧的是,至记者调查时止,至少仍有20所高校的就业信息网上还有这个假的“广东宏远公司”的招人信息,这些高校包括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浙江工业大学、安徽大学、长春大学、河北师范大学、福建师范大学、贵州工业大学等。
 
  当记者以找工作为由拨通“广东宏远公司”招聘联系人“吴小姐”的电话时,电话面试没多久,她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方式问:“你一个人来广东找工作,就不怕被传销骗了吗?广东有很多传销公司,他们到处骗人。
 
  你知道什么叫传销吗?“然后她进一步发挥,说现在打传形势严峻,为保障员工安全,公司的第一堂培训课将是对员工进行反传销培训。兜了一大圈后,她终于”言归正传“:”公司正高速扩张,目前最缺销售人员,我们主要考察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素质。“
 
  网上假招工手段隐蔽难打击
 
  记者发现,目前网上还出现了传销组织发布的冒充科龙等知名公司的假招聘广告。番禺等多个打传重点区的工商局工作人员反映,网上假招工目前已成了传销组织一种越来越流行的诈骗方式。去年以前的传销诈骗以“杀熟”
 
  为主,即主要骗亲戚朋友老乡同事。但现在网上“招工”催生了“杀生”手段,即骗素不相识的求职者。“杀生”和“杀熟”又相互转化,被“杀生”进来的人一旦被洗脑,又会不顾一切地去“杀熟”。番禺工商部门还发现,一些传销组织通过互联网以“电子商务”、“网上购物”、“认购服务器”为名,欺骗网民交纳入门费、认购商品。“这种传销手段更隐蔽,更难打击了。”梁海战介绍。
 
  3 洗脑和精神控制法
 
  传销组织对新来者不厌其烦地灌输他们的理论,并切断其他信息源不管是哪种形式的传销,洗脑和精神控制已成了他们运作的核心部分之一。
 
  曾在今年3月份陷入了广州传销组织又逃出来的福建大学生陈聪(化名)介绍了曾一度在广州猖獗的香港盖世宝传销组织(现已被打击)的洗脑方式。陈聪是被其表弟杨心骗来的,他们的做法和其他传销组织一样,“家庭”成员先对陈聪热情招待,使他产生亲切感。然后,他被要求去参加提成课。
 
  课堂上,他们的方式也遵循一般传销课程的方式。先通过上讲台唱歌、自我介绍、群体鼓励等方式拱托气氛,使听者逐渐进入一种狂热状态。
 
  然后,主持小姐开始喊:“最高品质!”“昂首挺胸!”下面的人底气十足地回应。讲师先唱一首流行歌典,待气氛进入白热化,才正式开始上课。
 
  对此,陈聪打了个比喻:“这时就像刚兴奋地从卡拉OK厅出来一样,头晕晕的。然后又有那么一大群人在台下激动狂热地呼应讲师的演讲,这时个人很容易被感染,失去心理防线。”
 
  接着,讲师开始旁征博引地讲“解放思路放开手脚抓机会赚钱”的重要性。讲师说,现在社会上想挣大钱有这几种,红道(官),黄道(商),黑道(黑社会),而你们以前做的是“打工道”,“打工,打工,两手空空”。
 
  随后讲师言归正传了:“适合我们21世纪年轻人的,投资少、风险小、回报大、时间短的是香港盖世通国际集团有限公司。21世纪三大主流是什么?网络,保健,环保。“
 
  陈聪回忆,那时,讲师已充分调动了听众的激情。他说一句,下面就应一句。讲师就开始介绍利用这种机会发财致富的身边人的例子。火候初成后,讲师就开始推销“公司产品”了:生之源、伊肤美、sm床被,价格都在3800元左右。
 
  陈聪说:“当时我听着,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觉得他们讲得很有理。”
 
  讲师趁热打铁,开始介绍诱人的分红前景……当时陈聪用了3个多小时才听完课,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已经好多人围上来了,把他们的笔记本伸过来,“帅哥,帮我签个名!”“那天,我整个人都晕了,估计许多人就是这样开始被洗脑的。”陈聪回忆。
 
  陈聪对另一堂课的记忆更为深刻,调整气氛后,讲师就开始讲“直销”的定义,讲其合法性和美好前景。接着又讲公司的合法性和前景,还比较传销跟直销的不同点,说明他们做的是直销。还比喻以人际网络为工具,这就好比是一把菜刀,在杀人犯手中它是杀人的凶器,而在一个名厨手中他又是制造美味佳肴的工具。
 
  陈聪说,他们对新来者就是每天不厌其烦地讲这些东西,并且切断他的所有信息来源,看书只准看《羊皮卷》等励志书。“在那样的情况中,我真的敢说50%以上的人会给洗脑。”陈聪后来提前看到了传销教科书讲骗人的技巧而醒悟:“不是提前看到教材,我也一定被洗脑。被洗了脑,骗人就觉得不是骗人,而是为了‘给朋友一个机会’。”
 
  2003年7月20日,广西籍蒙某被其女友王某骗到番禺市桥西坊大街做传销,蒙某得知受骗后不肯加入,于23日遭王某和其他几名男子的抢劫。
 
  2003年12月16日,被骗至番禺从事非法传销仅三个月的青海湟中籍20岁男青年阿光,发现自己从亲友那里骗来的钱几乎都被上层头目万某收走、自己发财无望后,便伙同张某将万某砍死在出租屋内。
 
  2004年,番禺区发生了多起大学生为逃离传销组织而“跳楼”事件。番禺区中医院骨科,今年就已经收治了四名在跳楼逃跑时摔成重伤的大学生。
 
  2004年8月2日,番禺区西丽南路西秀小区的一名清洁工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一张写着“有人捡到钱,请喊救命,帮忙报警”的百元大钞和写有“受骗被困C座603房已8天,3天没有进食”的求救纸条后报警,在附近巡逻的武警将求救男子救出,并当场抓获5个嫌疑人。
 
  4 “觉醒”者的抗争
 
  亲历者诉说传销之痛,他们采取的极端手段震惊政府高层=不是所有的人都屈服于洗脑课程和精神控制,于是他们的抗争构成了番禺传销的另一种生态。
 
  在抗争者中最令人震惊的是那些跳楼逃生者。7月至8月本报就分别报道了番禺两起大学生在传销窝跳楼跌成重伤的案例。据统计,今年以来番禺已至少发生了4起因传销而导致跳楼重伤的案子,15宗因传销引发的刑事案件,3死9伤。这一现象也同样使政府高层震惊,广东省打传办在8月初发布通报,要求番禺方面加强传销的打击。
 
  但另一些抗争者则采取了更为安全的抗争方式。20岁的贵州青年李和(化名)向记者回忆了一个月前的逃生经历。七月初,李和被骗到番禺区市桥西区一传销窝点。
 
  “吃得像垃圾一样,每天要我背《羊皮卷》,我背不出来,他们就罚我在厕所里连抄18遍……天哪,我背不出来,我受够了。我一点自由也没有了,我当时就快要崩溃了,如果窗户没有防盗窗,我就一定从七楼跳下去。”李和回忆起这些还像噩梦一样。
 
  就在李和几近绝望的时候,又一位姓张的女孩也被骗进了那个传销屋。
 
  “张小姐被骗来后天天哭,还死活不吃饭。我更加心烦意乱,难道我真要屈服,我要像他们那样没心没肺地去骗人吗?不能,宁死不从!”李和忆起这些犹在眼前,“当时我忽然灵光一现,我有自救的办法了。”
 
  原来李和在被骗入传销窝点前,放了两张百元纸币在鞋里,口袋里还有一枚硬币。“我当时想到,钱总是有人捡的,我把求救的话写在百元纸币上,捡钱的人应该会去报警的,这100元就当我感谢他了。”李和说。但令他失望的是,两张百元大钞抛出后仍然如石沉大海。
 
  在传销组织里呆到第五天,李和的口袋里只剩一块硬币。“世态炎凉啊,我还这么小就一下子看到了这么多人心险恶,一块钱硬币应该更没人来捡了。”李和回忆。但他还是趁其他传销人员午睡之际,把包了求救信的硬币扔出了窗外。
 
  令李和没有想到的是,正在散步的杜老先生捡到了这枚硬币,他迅速报了警,半个小时后,警察就把李和与那位张小姐解救了出来。后来这位杜老先生告诉记者,他在番禺城西这样捡钱币救人的事已不止一次了。
 
  但许多从传销骗局中醒悟过来的受害者并没有李和那样幸运。
 
  今年3月,番禺区法院刑事庭判决了两起受骗者为讨回骗款而变为施害者的案子。
 
  其中一起的主角是王不怀、林彬、林冲、秦超等4名海南青年。去年他们被骗到番禺传销窝点,上线邓积林收取了他们共1.9万元会费。去年底,他们终于醒悟过来,为讨回那些“会费”,他们把邓积林骗到一出租房关起来,要求他交了钱才能放人。但邓已把这笔钱交给他的上线,他已无钱可退。
 
  为了逃生,邓点燃棉被,迫令王不怀四人放人,惊恐的王不怀就报警自首。
 
  这四人不但没有拿到他们被骗的钱,还因非法拘禁罪分别被判五个月的拘禁。
 
  在番禺这样一个又一个的传销出租屋里,时不时地发生着各种各样不幸的事情。当一个外人看着那些传销青年在番禺星海公园或光明南路似乎友好地聚会时,谁能从他们的脸上读出他们曾经遭遇、使用的欺骗,甚至暴力的痕迹呢?
 
  图文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联系本网删除!

Copyright © 2002-2025 李先生反传销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津ICP备20000171号-2    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